1. 首页
  2. 新闻资讯
  3. 医械科普
  4. 内容

探讨医疗器械维护保养现状,促进医疗器械厂家优质创新

日期:2019-06-15 人气:574

在美国,仅影像诊断仪器维护、维修服务的市场总量就超过80亿美元,而且这个数据还不包括放射科用药和造影剂的价格。国内在维护、维修服务的市场总量约在300亿人民币以上。

谈到医疗器械社会化服务的兴起,有人认为,这与目前厂家售后服务费用高昂且技术垄断有必然联系;也有人认为,随着社会的发展,医疗机构引进先进医疗设备的速度与医院医学工程人才难成正比,无法胜任院内的医疗设备的维修工作,诸多因素都为医疗设备的第三方服务机构的成长和壮大提供了机遇。

据悉,在美国,仅影像诊断仪器维护、维修服务的市场总量就超过80亿美元,而且这个数据还不包括放射科用药和造影剂的价格。国内在维护、维修服务的市场总量约在300亿人民币以上。

中国投资咨询网提供的《最新中国医疗器械行业分析及投资咨询报告》中指出,美国、德国、日本是我国医疗器械的三大进口供应国,相关进口额占我国医疗器械进口总额近七成。美国仍然是我国医疗器械进口的最大供应国,其中医疗电子产品是美国最有竞争力的产品,彩超机、X线设备、心脏起搏器等是我国从美国进口的主要产品。而德国是我国医疗器械进口供应国中增长最快的国家,年均增长达217.62%,其中X线设备、核磁共振设备、内窥镜等是德国的优势产品。从国内医院的需求来看,进口的数字化医疗设备更受青睐,而国外的医疗设备也水涨船高,如MRI进口平均价格约为130万美元/台,与2006年相比,价格几乎翻了一番。

“三级医院每年用于维修保养大型医疗设备的费用要占到设备总价值的6%~8%;而目前约60%~90%的医院是采用将大型医疗设备的维护修理外包的办法。”谢松城认为,国内越来越多的医院开始将医疗设备售后服务外包,虽然有的是包给设备厂家,有的则与第三方维修服务商合作,但无论包给谁,医疗设备的售后服务正逐渐形成一个容量空前的新兴市场,这是不容质疑的。

大型医疗器械维护保养现状

目前,高端医疗设备已成为医院核心竞力争之一,医疗机构争相购买高端医疗设备成为普遍性现象,这直接导致医疗设备增加速度与医学工程技术人员的成长难成正比。为了打破厂家在售后服务上的垄断性,一些医院希望与第三方展开合作,对厂家形成有效制衡。

山东省某县人民医院利用国外贷款,购买了一些进口医疗设备,其中一台是美国某公司生产的价值32.5万美元的p-ⅱ数字胃肠机。但没想到的是,这台机器投入使用后每月出现故障不低于3次,半年之内大小故障出现20多次。最终,该机器因某部件损坏而完全瘫痪。于是医院方面要求退货,但遭到厂家拒绝。

原因很简单,厂家与医院的合同上写着,“大型医疗设备开机率在95%以上”不属于产品质量问题,所以不予退换。虽然厂家售后服务部门及销售部门多次派人到医院维修,但机器还是屡修屡坏。有时病人做检查时,从站立调整到平躺位置50°角时机器就死机了,死机后让病人先 下来,打开机器调整一下电线或重新开机才行。该医院负责人为此苦不堪言,因为设备的价格相当于该医院全年收入的1/10,屡次死机不仅造成巨大的经济损失,也给患者留下不愉快的就诊经历。

对于外企在医疗设备售后服务中存在的技术垄断,武警广东总队医院设备科主任马承华曾向业内呼吁:政府主管部门或专业协会应定期了解分析使用单位大型医疗设备售后服务情况,有针对性地对厂商的售后服务进行公示。公示内容应该包括厂商售后服务的技术水平、质量,以及配件和维修服务的价格、维修响应时间等,将综合评估情况及时反馈到设备销售市场,让全社会共同来关注和监督厂商做好售后服务工作,促进生产、销售、使用、售后服务的良性循环。

也有业内人士表示,政策制约并不是关键,要让厂家在售后服务上产生危机感,要充分引入竞争机制,彻底打消厂家舍我其谁的优越感。“国内医疗设备服务市场尚不健全,重采购轻管理的医疗设备管理理念没有转变过来。”现在医院管理制度有待完善,各医院医学工程部门之间联系不够紧密,医院阵线还没有形成与大型医疗设备厂家制衡的力量。近些年一些中小型设备维修企业应运而生,他们有自己的客户群,通常为中小医院服务,并正在向大型医院渗透。

“医疗设备服务社会化是社会分工的体现,是医疗设备业发展到一定程度的必然产物。”“买设备之前,医院是大爷;用设备之后,厂家是大爷。

“医疗设备维修社会化不是简单地分蛋糕,而是一个行业健康发展的使然,是医院降低经营成本的客观需求,甚至还涉及到民族尊严。” “分蛋糕,能吃到多少?我看目前很难对大型医疗器械厂家构成威胁,谁进步得更快,谁就更有主动权。”

一些大型或高端医疗设备都是建立在电子技术、传感技术和电子计算机技术基础之上的。这意味着,在医疗设备不断向智能化、数字化和网络化方向迈进的同时,其维修技术也在不断升级,与传统医疗设备相比,其可能发生的故障更具不确定性和复杂性。而这些设备的厂家多为外企,他们为了维护其核心技术、开发成果以及维修技术带来的高利润。与此同时,医疗机构引进的医疗设备越来越多,其中大型医疗设备在临床上得到普及,重采购轻管理是普遍做法,结果导致医疗设备引进速度与医学工程维修才人的成长不成正比。“目前很多医院的维修能力无法胜任大型设备的维修工作。”

事实上,高端医疗器械售后维修所产生的维修费用,已是医院的一个巨大的经济包袱。

“一般情况下,医院在购买医疗设备时,都会要求附带购买售后服务,而一年的服务费用往往达到机器本身价格的6%~8%。”一些县级医院只能买医疗设备,却买不起售后服务,过了保修期设备出现故障需要维修的话,厂家一般是先收钱后服务,换个彩色超声仪的探头就要10 万元人民币,换个电路板动辄也要10多万元人民币。

“有的医疗器械厂家为了卖出设备,可以将价格压得很低,甚至远低于市场价格,让医院不能不心动,然后通过维修服务和出售备件将利润给扳回来。”方幼平说,目前国家没有规定设备维修服务的收费标准,一个备件要多少钱,完全是由厂家说了算。

“不可否认,原厂企业拥有强大的专业技术维修队伍,以及企业雄厚的资金实力与完善的备件库。”现在大型或高端医疗设备的保修期才一年,但这些设备出故障较频繁多在其投入使用后的第二、三年,因此,原厂服务费用也较高,目前只有25%的医院在购买设备时会一并购买厂家的售后服务,大部分现在购买第三方维护。

总结

我国医疗器械维护市场巨大,同时利润空间很大。目前承担医疗设备维修工作的主要有三方力量,一是医院医学工程部门技术人员,二是医疗器械厂家技术人员,三是以维修服务为核心竞争力的社会力量。医疗器械厂家提供的售后维修专业化程度高以及备件供应稳定,但维修成本奇高;从目前来看,国内的第三方医疗维护实力在逐步提高,但是其备件供应渠道不稳定;同时政府也已注意到医疗器械维护的垄断和暴力情况,正在制定相应政策进行监管。


你觉得这篇文章怎么样?

10

相关内容